江苏快3走势图官网

心中万般良策司马朗很是迟疑地夸了一句

“何其壮观!”足足望了有一盏茶功夫,曹操由衷赞叹道。
 
    “呵呵”郭嘉嘿嘿一笑,上前低声说道,“主公是心喜耶,亦或是心惧耶?”
 
    “嘿!”曹操瞥了一眼郭嘉。冷笑道,“我在思,击败刘和之后,我当如何处置这几十万的俘虏!”
 
    “主公好气魄!”郭嘉笑着赞许道,虽然曹操口中言不惧刘和兵多将广,然而当曹操亲眼望见连绵数百里的营寨,亦是倒抽一口冷气。
 
    “啧啧…………”望着那阵阵造饭的黑烟从刘和大营中升起,郭嘉叹道。“书中有言,古城临淄,其民比肩继踌、联袂成荫、挥汗成雨,如今刘和率此大军,实是无丝毫逊色,此战若成,当可兵名垂千古、横贯古今!”说罢,郭嘉偷偷望着曹操表情。
 
    “奉孝?可否说说你心中妙计?”曹操问道。
 
    “哈哈!主公,如实这妙计说出,还怎么能算上妙计啊?”郭嘉笑道。
 
    曹操轻哼一声“我就知道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郭嘉面色一紧,道“主公,眼下,最重要的还是粮草一事,还有后方不知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曹操一抬手道“奉孝放心,公达已经全部安排妥当,奉孝只需思量破敌便可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郭嘉摇摇头,心里暗叹,这要是真如主公所说的…………就好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我养精蓄锐,便是等得此刻!且看我如何破他!”曹操冷眼望着刘和连绵百余里的大营,铿锵说道,“再看亦是无益,走!”说罢,不顾旁人,独自归营。
 
    “军师!”许诸望了一眼走在前面的曹操,皱眉低声对郭嘉说道,“主公不是前来探查刘和大营虚实么?怎么才看了几眼,主公便要回去?”
 
    “呵呵…………”郭嘉微微一笑,淡淡说道,“主公心思,我等岂能想得明白?或许是主公心中已有对策呢?”
 
    “哦…………”许待扰扰头。似懂非懂地点点头。
 
    凝神打量着面前不远处的曹操,郭嘉暗暗叹道,“主公,你是怕再看下去,就连你心中战意,亦会全无吧,我的哪里有何妙计啊…………若是我说,恐怕主公早就心惊胆战了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而与此同时,刘和大营中,此刻刘和正与司马朗、田畴、魏悠三人在帐内商议军情,商议的话题,还是前几日子那个,如何强渡黄河!
 
    “主公!”望着刘和拱手一礼,又对司马朗点点头,魏悠沉声说道“主公,曹孟德军力分配,在下已探明了!”
 
    “哦?”刘和有些动容,急忙说道,“爱卿速速与我说来!”
 
    “是!”魏悠拱手一礼。指着地图说道,“黄河沿岸,曹孟德一共立下六个营寨,除去他主营之外,黄河一线仍然有五个营塞,分别由曹孟德麾下五位猛将把守,俱是立在险耍之处,连成一线,互相援防,很是棘手!”说着,他取起六枚黑子,分别置于行军图上。
 
    “哪五位?”刘和细细望着行军图上的那六个代表曹军大营的六枚黑子,凝声问道。
 
    “夏侯妙才、夏侯元让、李曼成、乐文谦、于文则,此五位曹军大将!”魏悠恭敬说道。
 
    “棘手啊,棘手啊!此五人在徐州一战中,对阵吕奉先丝毫不弱于下风,确实棘手!”刘和点点头,忽然望着魏悠说道,“前几日你说此战乃是曹操亲自领军,军师为郭嘉,上一次算计咱们的荀攸却是不曾来?”
 
    “不曾!”魏悠摇摇头。沉声说道,“在下听闻,曹孟德命荀攸统领三州事务,亲自领兵前来,想来荀攸或许要应付南面诸事!”
 
    “爱卿说的可是荆州刘表、江东孙莱、凉州马腾?”司马朗笑着插嘴道。
 
    “正是!”魏悠点点头,微笑说道,“三方战事未平,此三路诸侯帐下俱不下十万将士,恐怕曹孟德要留着荀攸,程昱抵御南面、西面,此人此次难有作为了,主公安心吧!”
 
    “唔,如此倒好!”刘和欣喜地点点头。
 
    待击败了曹孟德,那荀公达,郭奉孝等人还能跑得了么?如此奇才,予了孟德岂不是大材用了?定要迫他降服于我!到时候,就算这李林在被世人夸的神乎其神,也敌不过我这么的善谋之士!哼!孤定要报仇!
 
    “呵呵…………”然而在刘和发梦之际,司马朗却是一声冷笑,淡淡说道。“大人太过于小看荀攸,程昱,毛阶,刘晔等人了!”
 
    “哦?此言何意?”魏悠皱眉说道。
 
    “这些人可都是确实高瞻远瞩,心中万般良策!”司马朗很是迟疑地夸了一句,指指地图上淮南等地说道,“在下听闻,此刻!荆州刘表、江东孙策已经不再顾及曹操,而是互相攻击,曹操用阴险计策,离间此二人,孙策本就与那刘表有杀父大仇,曹操稍微试了一些计策,就让孙策这样莽撞之人,不停周瑜,张昭等人的劝阻,与刘表互相攻伐,而且据我得知,曹操手中的汝南一郡,经过曹操多年经营,本就是要地的汝南,变得更加的重要!进可图荆州、扬州,退可保豫州、充州,只要刘表与孙策不会联合,曹操定然可保南方无事!”
 
    刘和听后,夸奖道“伯达果然高明啊!先前用势破了曹军的军心,这番又有高论,想必已经有了破敌之策了吧?”
 
    “呵呵”司马朗谦逊一礼,轻声说道,“此乃托主公军力强盛,乃是主公帐下此百万雄师之功。于某又有何干系?在下所做的,只不过是因势利导罢了!”
 
    “军师高论!”魏悠拱手微微一笑,随即面色疑惑问道,“军师,在下心中有一疑问,只是不知当不当问!”
 
    “请大人示下!”司马朗一伸手道。
 
    “我等大军欲渡黄河。军师乃对主公献策,言搭建浮桥,然而此举应当是秘密处之才是,军师却大张旗鼓,当着曹操面砍伐此间林木,这不是将我等所思尽数告知了曹孟德么?”魏悠疑惑道
 
    “呵呵…………”司马朗淡淡一笑。玩味说道,“我正是要叫他知道!”
 
    “唔?”刘和狐疑地望了一眼司马朗,皱眉说道,“伯达,你此是为何?”
 
    “主公且放心!”望着刘和,司马朗成竹在胸说道,“三日之内,我定可叫主公渡过黄河!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刘和与魏悠对视一眼,俱是不明其中蹊跷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报…………”在曹操与郭嘉在帐内商议对策时。一曹兵匆匆而入,抱拳叩地说道。“启禀主公,乐进将军回来了!”
 
    “文谦回来了?”曹操猛的起身,大手一挥沉声喝道,“叫他速速前来见我!”
 
    不怪曹操如此焦急,片惊色,心中原有的些许怀疑与愠怒,亦早已消逝无影。
 
    只见乐进浑身战甲残损不堪、遍布刀痕,而他那件白色的披风,如今却是已被鲜血染红,此刻犹向下滴着血水,
 
    “文谦…………你&ddot;?”曹操一脸震惊。急忙上前扶住乐进,前前后后打量着乐进说道,“怎么会这样?文谦伤势可有大碍?来人,速速取来裹伤之物!”
 
    “多谢主公,在下不曾受伤!”见曹操如此关怀,乐进心中有些感激,抱拳疲乏说道,“启禀主公,昨夜一更时分,末将在黄河下游巡视浅滩动静,正欲归营交令时,却发觉有一路刘和兵马趁夜色,欲强渡黄河,事况紧急。末将不及派人回报主公,望主公恕罪!”
 
    “事急从权,我岂会怪你!”曹操拍了拍乐进肩膀,然而却见乐进身子一软,急忙伸手扶住,眼神一触及乐进背上,面色顿时为之动容。
 
    “将军方才说…………刘和当真令人于下游偷渡?”郭嘉回过神来,面色微变。急声询问道。“来了多少兵马?由哪位将军率军?”
 
版权所有:江苏快3走势图,快3走势图/快三走势图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